巅峰探游

邮箱: 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电话:18605338848
新浪微博:@巅峰户外学校 @爱巅峰
微信公众号:巅峰探游

当前位置:首页 7+2 7+2回放 乞力马扎罗 2010年06月【乞力马扎罗】

2010年06月【乞力马扎罗】

从自足的部落,到被瓜分的黑暗大陆,再到独立的民族国家,150年来东非经历沧桑巨变,而乞力马扎罗屹立依旧。她曾是西方探险者竞相追逐的目标,现在依然是西方旅游者神往的高地。一个半世纪以来,乞峰山下的恰嘉人始终在探险和旅游活动中充当着向导和背夫。外部世界和本土居民之间有过征服与反抗的血泪,也有援助与服务的合作,共同塑造着乞力马扎罗的过去与未来。


谁领你看到了乞力马扎罗的雪? ——乞峰向导的传奇故事 文/刘炎林 图/王晓新 淦江 刘建


Jambo,Jambo Bwana!(您好,您好,先生!)

Habari gani (您好吗?)

Mzuri sana!(非常好!)

Wageni, mwakaribishwa! (异乡人,欢迎您!)

Kilimanjaro yetu! (来到乞力马扎罗!)

Hakuna Matata !(万事如意!)

——JAMBO BWANA SONG《您好先生之歌》

Kilimanjaro,Kilimanjaro.(乞力马扎罗,乞力马扎罗)

Kilimanjaro,mlima mrefu sana.(乞力马扎罗,山路漫漫)

Na Mawenzi,na Mawenzi,( 还有马温西,还有马温西)

Na Mawenzi,mlima mrefu sana.( 还有马温西,山路漫漫)

Ewe nyoka,ewe nyoka,(如蛇蜿蜒,如蛇蜿蜒)

Ewe nyoka,mbona waninzungukaa.(如蛇蜿蜒,四处迂回)

——KILIMANJARO SONG《乞力马扎罗之歌》


JAMBO BWANA(您好,先生)
通往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Mt. Kilimanjaro)主峰乌呼鲁(Uhuru Peak,5895米)有6条常规路线,其中马兰古路线是最受欢迎的,道路平缓规整,营地设施完备,号称“可口可乐路线”。好隆波(Horombo Hut)是马兰古路线(Marangu Route)上3个营地中最热闹的。马兰古路线的徒步起点是公园门口(Maragu Gate,1847米),往上有3个营地,分别是曼德拉营地(Madara Hut,2710米)、好隆波营地(Horombo Hut,3720米)和基博营地(Kibo Hut,4708米)。选择马兰古路线的登山者一般计划6天的行程,上山时在好隆波营地休整一天,冲顶后直接撤回好隆波。 当我们一行6名队员于2月24日下午到达好隆波营地时,仿佛置身于热闹的集市。十几座尖尖的木屋散布在营地的北侧,南侧的空地上密密麻麻地搭满了黄色的帐篷。每个营地都有一名管理员(Caretaker),他的房间也是接待处,登山者到达营地时须到接待处签到。上攀的登山者和向导、厨师、背夫源源不断地抵达营地,脸上满是期待、激动的神色;下撤的登山者和向导、厨师、背夫也源源不断地回到营地,脸上满是疲惫和满足。 安顿好了,登山者集中到营地的木屋餐厅用餐,此起彼伏地交谈。有美国人、德国人、日本人、西班牙人、科威特人、南非人,有刚出校门的年轻人,也有头发花白的老人。背夫们,这些健壮而艰辛的当地青年三五成群的坐在石头上休息。每个团队有2名背夫充当侍者,穿梭往来地往返于餐厅和厨房,将烹调好的食物端给登山者。 到达营地的第二天早上,我们在歌声中醒来。完成攀登的队伍当天直接下撤到公园门口,并回到山下的磨西镇(Moshi,海拔约800米)。登山者和服务团队围成一圈,向导和背夫击掌歌唱,“Jambo,Jambo Bwana……”和声非常动听。一个德国人曾把这些歌曲录下来,制成光盘,放到商店里出售。歌唱结束,人们鼓掌欢呼,背夫们背上沉重的行李,鱼贯下山,登山者背着小包,轻盈下行。一切运行有序。


乞力马扎罗的动人之处
两天后,2月27日早上7点半,我们顺利登顶乌呼鲁。东非大地笼罩在云层下,宽阔无边,弯曲的地平线显示着地球的弧度。赤道的朝阳将猛烈的阳光撒满乞力马扎罗的每一个角落。残存的冰川依然雄壮,闪烁着晶莹的光芒。从雨林到冰川,5000米的海拔高差,这是乞力马扎罗的动人之处。 乞力马扎罗,这个词激发起我们关于个人成长、挑战、挫败和成功的浪漫图景。海明威的文字使她名扬四海。我们都曾看过她的图片,听到过她的故事。我们知道冻僵的豹子,消退的冰川。回顾现代登山探险史,几乎所有的著名山峰——甚至珠穆朗玛也不能例外——都经历了探险到旅游的转变。乞力马扎罗,这个名字直到1844年才在英国学者William Desborough Cooley的著作中第一次出现,这也是西方文献中第五次提起这座山。到1861年,汉诺威博物学者Carl Claus von der Decken 和英国地质学者Richard Thornton才第一次尝试攀登乞力马扎罗。 这150年(1861-2011)来,东非沧桑巨变,从自足的部落,到被瓜分的黑暗大陆,再到独立的民族国家。这150年来,乞力马扎罗屹立依旧,她曾是西方探险者竞相追逐的目标,现在依然是西方旅游者神往的高地。150年前,是乞力马扎罗山下的恰嘉人(Chagga)在探险活动充当向导和背夫;150年后,依然是当地人在乞峰的旅游大潮中担任向导和背夫。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来到乞力马扎罗。我们所参与的探险旅游,对乞力马扎罗和她的子民,意味着什么?

草原上悠闲的长颈鹿

遥望乞力马扎罗

木屋


首登乞峰的高山向导
Carl Claus von der Decken在1861年第一次尝试攀登之后,又组织了两次攀登,均未成功。此后二十年,只有少数几位外国人尝试攀登。到1886年,德国人和英国人瓜分了东非,乞力马扎罗落入德国人手里。在列强殖民东非的同时,展开了乞力马扎罗的首登竞赛。德国人汉斯 迈尔(Hans Meyer,1858-1929)赢得了这一桂冠,他和路德维格 普尔柴勒(Ludwig Purtscheller,1849-1900)于1889年10月5日登上非洲最高点。但谁是他的向导? 当亚哈尼 钦亚拉 劳瓦(Yohani Kinyala Lauwo,1871–1996)引领汉斯 迈尔登上乞力马扎罗时,还是个18岁的少年。钦亚拉出生于乞力马扎罗山麓的马兰古村,并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欧洲人到达东非之前,恰嘉部落的劳瓦家族的许多人在森林里猎象,获取象牙卖给海岸来的斯瓦西里商人。森林还给恰嘉人提供了蜂蜜、木材、药物和疣猴的皮毛。当汉斯 迈尔来到恰嘉部落的土地上时,钦亚拉已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少年,对森林了如指掌。 那时候,钦亚拉的家乡已被德国人殖民,年轻人被征用去建筑道路。钦亚拉试图逃避这种劳役,但被抓获了,于是被传唤到酋长的官邸加以审判。巧合的是,汉斯 迈尔正在此时抵达官邸,要求登山的许可以及向导和背夫。酋长的顾问看见钦亚拉,知道他是劳瓦家族的,就派他去当向导。 钦亚拉被恰嘉部落的酋长选去做向导完全出于意外,然而这永远改变了他的生活。此后,他一直担任乞力马扎罗的登山向导,长达七十年之久!钦亚拉于1996年5月10日去世,享年125岁。钦亚拉是乞力马扎罗省的名人,许多有志于担任向导的年轻人都非常崇拜他,以他为榜样。他的孙子山姆逊 劳瓦已经做了11年的向导,并创办了自己的旅游公司。

山顶看云海


从探险到旅游的变迁
汉斯 迈尔首登乞力马扎罗之后,并没有多少人重复他的路线。实际上,此后的半个世纪里,只有少量的探险者来到这里,并陆续登顶了乞力马扎罗的其它山峰。比如,以喜马拉雅探险著称的Eric Shipton于1930年登顶乌呼鲁东侧陡峭的马温西峰(Mawenzi’s Nordecke Peak)。1926年,基督教牧师Richard Reusch在火山口发现一具豹子的尸体,后者激发了海明威的创作灵感。 乞峰从探险到旅游的转变是非常缓慢的。乞峰高差大、路程远,后勤补给是最大的困难。1932年基博木屋的建立意义深远。这个突击营地的设立,后来吸引了很多登山者冲击非洲最高峰。到二十世纪50年代,乞力马扎罗成为民族情感和独立诉求的象征。1961年赢得独立后,第一任总统朱里斯 尼雷尔(Julius Nyerere)将乞力马扎罗主峰命名为乌呼鲁,也就是斯瓦西里语中“自由”的意思。 从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中期,乞峰的旅游一直在缓慢发展。尼雷尔的“乌贾玛(村社社会主义)运动”要建立自给自足的村庄,不鼓励旅游,因为后者会导致对发达国家的依赖。这段时间的旅游者大部分是从邻国肯尼亚过来的,作为肯尼亚旅游的补充。1985年尼雷尔下台之后,新政府大力推动旅游,于是乞力马扎罗的攀登如火如荼地展开起来。在上世纪50年代,每年只有一千人攀登乞峰,如今估计每年有四万人。


玛木雅家族的向导生涯 我们这次登山的三位向导之一是67岁的老人好运 玛木雅(Goodluck Mamuya)。好运老人身体粗壮,挺着大肚子,性格开朗,年龄虽大,但步履矫健。玛木雅家族四代人都从事向导的工作,经历了乞峰从探险到旅游的转变。 好运老人的祖父希萨 玛木雅(Sisa Mamuya)是家族中第一位确知的乞力马扎罗向导。早在1920年代他在一些乞峰探险中担任向导。他运营了一家小小的向导公司,大约持续了一年。但那时候生意不多,他后来转行做其它生意来养活大家庭。希萨的儿子玛苏(Masheu)也是向导。马兰古路线上有一个玛苏点(Masheu Point)就和他有关。当年,玛苏带领的一支探险队被洪水泛滥的河流所阻拦。探险队就在该点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渡过河流,继续前往顶峰。威廉姆(William)是玛苏35名儿子中的一位,现年八十多岁了,在1950年代早期开始从事向导工作。那是在乞峰开展旅游之前,当时冰川的规模非常大,徒步者不使用冰爪、冰镐和绳索最高只能到达吉尔曼点(Gilman’s point, 5681米,距离主峰乌呼鲁1-2小时的行程,70%的攀登者止步于此)。马兰古路线上有一处被命名为威廉姆点(William point),因为当年威廉姆带领一支西班牙摩托车手队伍攀登乞峰,攀往吉尔曼点之前在威廉姆点休息了一宿。直到今天,威廉姆仍然是乞力马扎罗登顶次数最多的向导。他都数不清楚自己到底一共登顶了多少次,他最早的登顶证书是1962年颁发的。 好运老人是威廉姆的兄弟。他在马兰古路线上当了25年的营地管理员。那段时间他经常是10天住在山上,5天住在山下。从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退休后,他开始担任向导。他缓慢的节奏和不断的“Pole,Pole(慢点、慢点)”的提醒,保证了他的许多客人——不管年龄大小——能够登顶非洲最高峰。他的儿子约翰是玛木雅家族的第四代。约翰从14岁就开始从事这一行业。一开始他带领游客在马兰古村庄游览,后来为当地的一些旅游公司工作,担任背夫、厨师、副向导,最后成为一名向导。随后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现在每个月带领2个团队爬山。

喝水的狮子

总体来说攀登厄尔布鲁士在七大洲最高峰里相对条件好,交通便利,现成的营地设施给登山者提供了最便利的条件,如果打算住在铁桶房,在厨房就餐,那就不需要携带营地的公用装备、食品、炊具什么的,省去很多繁琐的工作和经历。

夕阳下的乞力马扎罗


我们是不是破坏的帮凶
在这次攀登中,接待我们的是一位中国人冯时和一位当地人萨法日(Safari)共同开办的旅游公司。萨法日是坦桑尼亚人,身材高大清瘦,温和诚恳,看不出年龄来,从30到50岁都有可能。他原先是位工程师,据说没有他修理不了的机器。当我们谈到探险旅游对当地的影响时,他问起一个问题:Are we contributing to damage?(我们是不是破坏的帮凶?) 我想任何旅游者和旅游公司,都难以忽略这个问题。我们在破坏环境吗?我们的到来能给当地人带来收益吗? 在原先恰嘉人猎象的雨林里,如今已没有了大象的踪迹,游客带来的干扰是大象离开的原因之一。研究也揭示,在6条常规路线上,均发现了外来的植物物种。乞峰公园管理局目前也采取了限制登山者数量的措施。据我的观察,公园管理非常规范,旅游的操作已经成熟。登山者在既定的路线上徒步,在规定的营地扎营。这些措施最大限度地降低了旅游对环境的影响。


乞力马扎罗的旅游对当地有没有好处呢?
荷兰发展组织在2009年发布了一个报告(Making success work for the poor: Package tourism in Northern Tanzania),分析了乞峰旅游价值链的分配。这个报告是根据2007/2008年的调查结果撰写的。报告中显示,坦桑尼亚是一个比较贫穷的国家,人均收入大约300美元,世界排名183位。旅游在坦桑尼亚经济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2007年,旅游直接或间接贡献了16亿美元,占了GDP的11%,相当于每人(包括男人、女人和孩子)43美元。而乞力马扎罗和北部国家公园的动物游览又占了坦桑尼亚旅游的大头。 目前,攀登乞峰一般是由外国的旅游公司组队,然后联系坦桑尼亚当地的旅游公司来安排住宿、餐饮、交通,并组织向导、厨师和背夫。游客为攀登乞峰所掏的钱中,38%留在了坦桑尼亚。38%,这是个相当大的比例,因为往返机票在游客的消费中就占了相当大比例(约30%)——这机票的费用是国外的航空公司赚的。相比之下,乞峰周边种植的咖啡在欧州超市卖出的价钱中,坦桑尼亚只能拿到4.1%,加上运输方面的消费,也只能拿到8%。2006/2007年超过40000人到乞力马扎罗游览,其中39000人是外国人,估计有35000人攀登乞力马扎罗,每年给坦桑尼亚带来的收益达五千万美元。 游客在坦桑尼亚的消费中,公园管理费占47%,当地旅游公司占16%,向导、厨师和背夫的工资和小费18%,山下的住宿6%,食物和饮料6%,交通3%,文化产品和服务4%。这其中,付给向导、厨师和背夫的工资和小费是当地穷人直接受益的。公园管理费中有一部分用来开展背夫的教育以及周边社区的发展项目。合计起来,游客在坦桑尼亚的消费中有28%是流向穷人的。在第三世界国家的旅游中,乞力马扎罗的比例是最高的。 回到萨法日的问题,Are we contributing to the damage?根据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说,首先,攀登乞力马扎罗,对当地的环境会有一定的影响,但还在控制范围内;其次,在目前的旅游运作方式下,攀登乞力马扎罗对当地人是有帮助的。当然,这里的分析没有涉及文化方面的影响。


善用自然的奇迹
2月28日中午,经过4小时的跋涉,我们一行6人从好隆波营地下到公园门口。天气炎热,跟顶峰的寒冷简直是天然之别。两天之内,我们从极地回到热带。虽然疲惫,但是非常愉快,不管是美丽的风景,还是良好的服务,都在我们的期望之上。在门口傍边,立着两块石碑,一块是汉斯 迈尔的头像和简介,另一块是他的向导和背夫们的名字。外部世界和本土居民共同塑造着乞力马扎罗的过去与未来。两者之间有过征服与反抗的血泪,也有援助与服务的合作。 在坦桑尼亚的十天里,我感触最深的是磨西和阿鲁沙的探险旅游公司。萨法日跟我说,磨西估计有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向导公司,没有一个是垄断一切的庞然大物。这些公司在一个开放的平台上平等地竞争。公园管理处负责管理公园,旅游公司招揽游客。游客可以挑选不同的公司,背夫的权益则有背夫工会在维护。我想,坦桑尼亚人善用了自然的奇迹——乞力马扎罗。

发表您的评论

以访客身份发表评论

0
条款与条件.
  • 找不到评论
当前位置:首页 7+2 7+2回放 乞力马扎罗 2010年06月【乞力马扎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