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探游

邮箱: 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电话:18605338848
新浪微博:@巅峰户外学校 @爱巅峰
微信公众号:巅峰探游

当前位置:首页 7+2 7+2回放 麦金利峰 2010年06月【麦金利峰】

2010年06月【麦金利峰】


那一段的风情—北美最高峰麦金利攀登记行



麦金利是北美最高峰

麦金利位于美国最北面的阿拉斯加州,靠近北极圈

麦金利海拔6193米

麦金利是7大洲最高峰中除了珠穆朗玛峰外最为困难的一座山峰

麦金利峰是一座如此遥远的山峰,去以前,在我的头脑里面只有上面这些有限而模糊的概念。可是回来之后,麦金利美丽绰约的风姿永远印在脑海中,无法淡漠,也无法忽略:美丽的景色、漫长的路线、陡峭的山脊、吓人的暴风雪、疲劳的攀登以及永不落的太阳。


那一段的精彩

2002年,队长、王石、次落、建哥完成了麦金利的攀登。从他们那里,我第一次了解到这座山峰的一些基本的信息,比如路线漫长,比如要做牛做马的拖雪橇, 比如山脊路线异常狭窄陡峭非常可怕,比如国家公园管理处对攀登队伍环保要求极高,不但要对带上山的食品、燃料和带下山的垃圾进行统计,连攀登过程中都要背 着马桶(说实话,说是马桶是什么样子,在脑子里面完全没有概念,总不会是抽水马桶那样吧)。印象最深刻的是,次落他们由于攀登非常顺利,白汽油余量很多, 背负下山实在是个负担,可是山上的其他队伍都拒绝接受这个免费的礼物,最后终于与一队俄罗斯人达成协议,条件是让他们免费打卫星电话,他们才勉为其难的收 下了多余的白汽油。

到了2009年的秋天,在拉萨遇到了准备攀登卓奥友峰的老罗,他定居美国19年,近十年开始登山,足迹遍布世界,曾经攀登过麦金利、阿空加瓜、慕士塔格等 等等等。一聊之下甚是投缘,就有了在2010年组织麦金利攀登活动的想法。后来,通过老罗了解到,麦金利国家公园只允许美国6个向导公司组织商业登山活 动,而且每个公司每年的人数有明确的限制,而早在2009年8月,这几个公司的2010年的攀登名额已满。于是,我们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自主攀登,还好老罗 攀登过这座山峰,还不算是两眼一抹黑。麦金利的攀登最佳季节为每年的5-7月,此时天气不是那么寒冷,冰川裂缝也不像夏季那么的多,而且,由于是极昼,基 本不会天黑,给攀登带来很大的方便(怪不得次落称之为“太阳之家”),由于老罗2010年4-5月要攀登珠峰,于是,我们就把攀登活动安排在6月份。

确定了时间,然后又跟老罗详细沟通了攀登可能发生的费用,确定了对外的报价。然后就开始联系国内的热爱登山的朋友们,不想一下子竟然有15、6个朋友感兴 趣,其中有好多是去年登顶珠峰的山友。然而,麦金利毕竟是一座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山峰,于是,经过多次的沟通筛选,最后确定了8个成员(其中7人登顶过珠 峰),剩下的人因为经验不是很丰富,最后只好婉拒了。教练与队员的比例定为1:2,除了我和老罗,我也征求了尼玛校长的意见,邀请在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学习的德庆欧珠和次仁旦塔加入队伍(圣山公司和西藏登山学校的其他向导,4、5月份都在山里,无法前往美国大使馆面签)。

在接下来的筹备过程和攀登过程的最开始,我们经历了很多的劫难,可能正是经历这些劫难,让我们后面的攀登过程异常顺利,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


第一劫:签证之难
从今年年初到4月份,每天不停和远在美国丹佛的老罗通邮件,确定登山许可的申请,讨论登山计划和物资准备。到了4月份,队伍基本确定,登山许可也办妥,就开始了美国签证过程。虽然有心理准备,但美国签证过程的艰难程度出乎意料。最后,两位藏族教练都被拒签,深圳的阿忠、沈阳的郎总也被拒签,而大连的老徐则临时退出。于是队员就变成了5个(青衣佐刀、罗冠雄、浦玮、梁群、胡凯),而教练只有我和老罗两个,百般无奈之下,最后决定让高清顶上了。 出发前的签证问题给了我很大的打击,不过其他的倒还顺利,到了6月6日,大家在北京集合,检查了装备。6月7日上午,请次落给大家讲了攀登麦金利的情况。下午前往北京机场,出发,去美国,去麦金利。


第二劫:飞机晚点
飞机在北京机场延时2小时起飞,而我们需要在西雅图转机飞阿拉斯加首都安卡雷奇,中间的转机时间只有两个小时,这让我非常不安。好不容易挨到了西雅图,发 现离我们飞往阿拉斯加的飞机起飞时间只有1个小时了,可是,美国机场规定,行李必须取出重新托运,另外还得入关。费尽周折赶到了登机口,飞机已经没有悬念 的飞走啦,呜呜呜。没办法,只好去找海航理论,干巴巴的在西雅图机场等了半天,最后终于搞定,另行安排了一班晚上的飞机,给在安卡雷奇等我们的老罗打了电 话,心里不仅有些担心,因为飞到安卡雷奇快半夜了,而从安卡雷奇到山脚小镇塔肯纳还得开车4个小时,乌漆麻黑的陡增很多麻烦。然而,飞机降落后,虽然已经 是深夜,可是外面竟然阳光灿烂,真是太神奇了,原来我忘了这里是北极圈,而现在正是极昼。 在途中的一个超市,我们又补充了一些物资和食品,到塔肯纳的酒店已经是凌晨2点,但是天仍然很亮,这样的情况只有2004年去厄尔布鲁士的时候在圣彼得堡有过短暂的经验,而从现在开始的长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需要从新调整自己来适应这“不落的太阳”。

到达Min.Vody-HTL(沃迪矿泉城2200米)

在城镇进行适应性军

在Min.Vody-HTL城镇排队等候前往滑雪营地


第三劫:行李丢失

由于时差和长时间飞行,大家到头就睡。第二天一早醒来,阳光灿烂,不由的心情大好,于是大家伙就开始整理装备,这才发现一个高清的大驼包不见了,里面装着 高清所有的个人技术装备。我们抱着脑袋使劲的回忆,确认在西雅图托运的时候,行李是全的,而在安卡雷奇机场可能比较仓促,把行李落下了,心里真是无限的懊 恼,怪自己没有在取行李时double check。无奈之下,立刻给机场打电话,机场的答复是:等待。本来的好心情瞬间飞灰湮灭,我们在镇上原计划只有一天的时间,休整和办理进山手续,现在还 得想办法给高清找一套装备。在国家公园管理处办理进山手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日本年轻人,从脸上晒伤的痕迹看,应该是刚从山上下来的。一问果然是,再一 问,发现他的鞋子和高清一个码,不由得大喜过望,马上上去和他套近乎,最后他愿意将他的全套个人装备转让给我们,真是“天上掉下个大宝贝啊”。于是,我让 高清继续和他沟通,最后他决定不转让了,改为借用,等我们回国后还给他,不好意思之下,给了他一些美元算是感谢。

我们在管理处接受了关于麦金利攀登的“教育”,主要是详细的路线介绍,环保原则讲解,领取垃圾袋和“马桶”,了解使用方法,原来传说中“马桶”就是一个简 单的塑料桶。在大本营、一号营地、二号营地、三号营地、五号营地解大手都必须使用马桶,里面铺可降解的透明塑料袋,解完后必须扔在指定裂缝。而在二号和五 号营地,没有指定的裂缝,大便必须背到三号或四号营地丢弃。

这是麦金利国家公园管理处种的一张世界地图,每一个来登山的人都要用大头针标记出自己来的地方,中国地图上的大头针寥寥无几。

到达营地mountian hut(3700m)

铁桶房

进行突击前的适应行军


第四劫 飞大本营飞机延误

我们原计划6月10日出发,乘坐螺旋桨飞机前往大本营。可是到了6月10日起床的时候,外面却下起雨来,不祥之兆啊。赶到机场一问,答复也是“等待”,于是我们就开始了在机场漫长的等待,这一等就是两天,期间,我们组织大家一起学习了雪橇的拖法和结组的方法。

正所谓,拨得云开见月明,到了11号,我们得到电话,高清的行李找到了,并且晚上就可以送来塔肯纳,原来机场工作人员把行李落在西雅图漏运了。我不由得一 阵狂喜,高清更是一窜好高,因为里面有很多他最喜欢的个人装备,这下就好像出门被馅饼砸到了,大家也都很开心,觉得我们的运气在转好,希望这样的运气会延 续到整个攀登过程中。 这是塔肯纳飞机场,身后的飞机就是我们藉以飞到大本营的必备交通工具。


第五劫 漏带装备

到了12号下午,我们如愿以偿的降落在了位于冰川上的大本营,在大本营遇到了一大批从山上下来的登山者,眼神甚是饥渴。原来由于天气原因,飞机无法起降, 他们从山上下来后已经在大本营滞留5天了,天哪,5天,在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他们吃什么呀,还有内心得多么痛苦啊,怪不得如此饥渴。

不免同情一番后,我们去到常驻大本营著名的Lisa大姐处登记,她检查登记了我们的物资后(与下山后垃圾的量进行对照,以判定我们环保政策是否严格执 行),我们领到了6加仑的汽油(这就是我们这次攀登活动所有的燃料了)。这时,浦玮发现了一个情况,他的高山靴特别大,原来没有带内靴。他的装备是下属给 准备的,整理和检查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由于他的鞋子是La sportiva的欧林巴斯,带着全雪套,光看外表还真看不出里面有没有内靴)。我脑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麦金利地处极地,即使现在是夏天,最冷也能到零 下30度,而且地形陡峭,没有内靴怎么办哪,无法不责怪自己为什么在北京没有细致的检查到这个情况。到了这个地步,实在没辙,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多穿袜 子。最后浦玮就穿着6双袜子并裹上护膝,成功登顶麦金利,撤回大本营的时候也是唯一一个脚上没有水泡的人,估计创造了麦金利攀登又一记录,哈哈。

开始攀登


当牛做马

在大本营我们没有停留,很快的整理的装备,八个人分成两个结组(我、青衣佐刀、胡凯、梁群一组,老罗、高清、罗冠雄、浦玮一组),拖上雪橇就出发了。我们在大本营预留了一天的食品,防止下山后等不到飞机,不至于挨饿。

大家都是第一次拖雪橇,而且负重都不轻,5个队员除了拖拽自己的个人装备,还分担了一些公用的燃料和装备。而我们几个教练每人除了背包里面的20-30公 斤负重外,雪橇重量也超过40公斤。虽然从大本营到一号营地坡度很缓,我们也深刻的体验到了“当牛做马”的感觉。这长长的8公里路程更是走的我大腿肌肉痉挛,麦金利在第一天就给我了一个下马威,不由得对未来的攀登有些心里没底。休息了一晚上和一个白天(高清在白天一个人向上运输了一趟,把一些物资埋在二号营地下方,以减轻负重),我的肌肉也明显好转,我们半夜出发(实际也是天亮 的,只是温度低点,这样雪比较硬比较好走)继续从一号营地前往二号营地。刚走了一会,天气变坏,巨大的风雪开始了,真可谓是天昏地暗,寒冷彻骨。在风雪中 走了整整六个小时,举步维艰,终于到了一个相对平缓的坡上,跟后面高清他们组一联系,只听到“就地扎营”几个字,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经过一晚上的风暴,第二天却是阳光灿烂(6月14日),帐篷内炎热无比,我们睡醒之后,百无聊赖,用各种巧克力粉和巧克力酱加雪,做了各种冰镇饮料和冰激凌,大饱口福。

从二号营地到三号营地比较短,我们还是安排在半夜出发,在早晨的时候抵达营地。为了更好的适应和休息,15日我们将在这里休息一天,而高清放弃休整,下到 上次埋物资处将物资背到三号营地。在备受雪橇折磨后,6月16日,我、高清、老罗放弃了使用雪橇,采用直接背负的方式,突破了大风口,将食品和其他物资运 送到了四号营地下方。

 

6月17日,全体离开三号营地,可是走了不到200米,大风再次降临,我们被困在“摩托车山”(motocicle hill)后面,无法前进一步,百般无奈之下,只好放弃,返回C3。


6月18日,天气转好,经过长时间的行军,终于抵达了4号营地,大家也第一次看到了顶峰的真面貌。

由于是极昼,所以时间过的很混乱,休息好了就走,根本不像国内登山,每天每天分的很清楚,真是很特别的体验。

 

否极泰来
四号营地是整个登山路线上最舒服的营地,干净的固定厕所、平坦无风的地形还有良好的心态,毕竟已经走完了大部分无聊的路段,负重也越来越轻,而且顶峰就在眼前,真正的攀登马上开始了。

6月19日我们选择了休息,我和老罗下到四号营地下方埋物资处取了食品和燃料。四号营地的日子非常惬意,大家尽情的放松,为着冲顶做充分的准备。

6月20日,全体翻上头墙适应,我和高清运输食品至5号营地下方,头墙高达400米,非常陡峭,最陡处超过50度,架设了一上一下两条路绳,山上登山者很 多,难免堵车。上山脊后,豁然开朗,阿拉斯加的群山在远处延伸至无穷,异常美丽。山脊很狭窄陡峭,地形丰富,攀爬很是有趣。

6月21日,全体队员离开四号营地,在埋物资处取出所有物资后,安全抵达五号营地。天气晴好,人员状态良好,一切顺利的让人欣喜,也许是前面的不顺把我们的坏运气全部带走了吧。


登顶!登顶!
历经长达10天的艰苦跋涉,漫漫长路加上大负重加上暴风雪,给每个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记,现在我们终于到了最后的阶段,顶峰就在眼前,这个每个人都带来了极大的鼓舞和信心。 6月22日早上,天气异常寒冷,但是基本没有风,我们早上9点多出发,从五号营地一出来就是一个大陡坡斜切上麦金利山口。我们慢慢从阴影中走入阳光,突然的幸福降临。 不停的行走行走,不停的喘息喘息,翻上了麦金利山口,穿过了足球场,爬上了猪头山,顶峰就在不远的地方,一切都很近了。
在狭窄陡峭的山脊上行进,两边都是高达几百米的悬崖,异常小心。慢慢的慢慢的,所有的队员都站上了那个小小的山尖。我拥有着以前登顶其他山峰时无法比拟的 喜悦和轻松,也许是过程越是艰难,成功后的感觉就越是强烈,当看到各个队员登顶后狂喜的情形,让我觉得自己所有的努力的异常值得。


艰难的下撤

从顶峰下来,大家从兴奋中缓过神来,提起百倍的精神,防止滑坠。毕竟只有下撤到大本营才算是真正的成功。不过,下撤过程也因为登顶而变得不是那么可怕了。下回五号营地已经凌晨,登顶我们总共用了16个小时,what a day。

第二天大家睡了个懒觉,因为接下来是异常漫长的一天,我们要从5号营地直接回到大本营。11点出发,一路上不停的下,最痛苦的是脚,每一步都是钻心的疼 痛。在四号营地稍事休整,带上全部的物资继续往下,在三号营地拖上雪橇,下坡拖雪橇对我们每个人又是一个全新的课题,花了很长时间才了解最优的方式。

继续麻木的下撤,到了一号营地已经是凌晨2点,我们在这里做了点吃的,拿出睡垫在地上眯了一会,凌晨5点的时候,我们继续出发。从大本营出发先要下一个大 坡,大家称之为伤心岭,6月12日出发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上了这个坡的时候才真正体验到什么叫做heartbreak,怎一个苦字了得。好不容易到了 大本营,一了解才知道,由于最近气温升高,原来飞机起降的坡已无法正常起降,需要再往上走半小时。绝望。一步一挪,终于在6月24日早上8点半,我们回到 了登山的起点,而那个坡我们把它命名为吐血坡。

终于我们从一座伟大的山峰走了出来,我想,每个人对于漫漫长路,对于历经艰辛有了更为深刻的体验,而成功登顶无疑是最好的回报。回到塔肯纳,可以去洗澡, 可以有床睡,可以喝啤酒,可以吃大餐,可以不用把脚放回那可怕的高山靴,可以全身心放松,再也不需要去爬什么伤心岭、吐血坡。幸福!这样的幸福也许就是每 一个登山者最为极致的追求。

本次麦金利攀登活动为期13天,但是大家下山后都觉得非常漫长,感觉想过了一个世纪。中间有很多遇到了很多困难和问题,有些是天灾,也有些是自身经验不足 造成的,回来后我们好好的进行了总结,明年再次组织的时候希望越做越好。麦金利地区山峰资源丰富,路线众多,后勤保障良好,救援机制完善,环保工作非常严 格,总体来讲,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去攀登的目的地,不仅仅是麦金利传统路线,其他路线,其他山峰,都将是非常好的选择。

从麦金利下来后,6月28日送走各位队员,我先后在加州marina,monterey的REI店、丹佛的美国登山俱乐部博物馆、西雅图的REI店做了四场介绍中国攀登的演讲。希望明年再去美国的时候,能够再做一些类似的演讲,让世界了解中国登山,让中国登山人走向世界。

 

发表您的评论

以访客身份发表评论

0
条款与条件.
  • 找不到评论
当前位置:首页 7+2 7+2回放 麦金利峰 2010年06月【麦金利峰】